yellow字幕网在线app

李大年看向来人,四十来岁,梳着大背头,面貌极其普通,不过一双眼睛神光内敛,修为显然在他之上。

这让李大年想到了一个人,那位曾在李家花园中出现的修建工,也与眼前之人一样普通。

“你是?”

李大年扶着折断的手腕问道,对于一名刺客来说,这种程度的受伤不算什么。

那人看着远处高大的兵人,表情平淡道:“我是零号!”

“零号?是使者部门的?”李大年想了想道。

零号却是摇了摇头道,“夜帝,你且在旁歇息,我来对付他。”

李大年望了望已恢复平静的河水,虽然在方才对拳的瞬间已想到对付杰德的办法,但此刻有高手相助,也甘愿省些力气。

李大年转过身,盘坐在草地中,运气真力修复受伤手腕。

到了古武道这个境界,小伤可凭真力自愈,快慢程度则要看真力浑厚与否。

杰德阴阴一笑,盯着零号道:“辛博士,没想到你还有帮手。只可惜,我们兵人是武者的天然克星,就算再多几个也没用。”

“是吗?”

清纯美女着白色衬衣朦胧写真

零号依旧面无表情,右手五指一张,便见五道红色细丝发散而出,如长发般飘荡到半空,赛尔河此时噗通一声炸开,一道影子从中窜出,高高跃起,到了半空才停住。

这时李大年才看清那道影子的模样,头戴前朝官帽,身穿官服长袍与薄底官靴,脸色枯槁僵硬,竟似是一具僵尸。

五道红丝此时便扎进这人的头与四肢。

零号动了动手指,那僵尸一般的人便也在空中舒展了一下四肢。

李大年忽然意识到什么,暗道:傀儡师,竟然是个傀儡师!

在武者世界中,傀儡师一直是极其稀有的存在,传闻他们发源自汉国西域一带,用某种方法将死尸淬炼,与本体相通,从而达到控制傀儡的目的。

傀儡师修炼过程极其艰辛,因为强大的傀儡需要浑厚的真力来支撑,所以同境界中,傀儡师的真力往往是普通武者的数十倍,这也造就傀儡师的经脉时常爆裂损伤,若没控制好损伤程度,则有可能爆体而亡。

所以每一位成形的傀儡师,都是在九死一生后,才蜕变出一种异于常人的坚固经脉。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修炼傀儡术的武者越来越少,使得傀儡师一脉日渐式微,到了当下,在武者世界中能修炼到古武道境界的高手几乎绝迹。

杰德这个a国兵人自然不知道傀儡师,看着半空中那僵尸一般的人挺纳闷,实在想不通这是个什么套路。

不过一个武者是打,两个武者也是打,凭他现在的狂暴形态,就算是个武者都没用。

杰德不再多想,率先发动进攻,轻轻一跃,斜冲到半空挥出一拳。

零号食指一动,僵尸看似很僵硬的直直出拳,实际速度却快到令人眼花。

嘭!

双拳相对。

杰德瞳孔大张,他的拳头好似打在了一块刚铁上,手骨生疼。

但对面的僵尸却纹丝未动,接着又出一拳,直接撞到杰德脸上,将杰德径直打落地面,炸出一个大坑。

零号继续舞动手指,空中僵尸刷的一下落到地面,一拳向大坑中砸去。

杰德这下慌了神,双足一蹬,借力滑出大坑,可他仍是慢了,一条腿被砸中,咔嚓一声,当即骨裂。

杰德不由一声惨叫,已不可置信的语气道:“这是什么鬼东西,身体竟然如此坚硬!”

李大年看的也大为讶异,之前与杰德交手数次,估摸出这个兵人的身体坚硬程度至少与大帝王比肩,可这僵尸傀儡居然一拳能砸断他的骨头,这说明僵尸傀儡的身体坚硬程度至少在地仙级别上说话。

零号似是猜出李大年心中疑问,一面指挥僵尸继续上攻,一面道:“这是我师父留下来的傀儡,此人生前已接近通玄,与它本体想通,可费了我不少心血,好几次差点爆体而亡!”

李大年恍然大悟。

杰德断了一条腿,行动力大大折扣,此时便萌生退意,看了看四周打算逃跑。

待那僵尸再次一拳挥出,杰德毫不犹豫的出拳,却在相撞的瞬间收力,借此一下飞出数丈,一落到赛尔河上,也顾不得断了的腿,拼命狂跑。

李大年赶紧叫道:“前辈,别让他跑了!”

零号微微一点头,轻声道:“无形,你还不出来!”

话音一落,虚空中顿时出现一道凛冽寒芒,截住正在逃跑的杰德去路。

只听噗的一声,一个人影迎面贴住杰德,四目相对中,杰德嘴角慢慢溢出一道鲜血,尔后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看,他的心脏已被一柄短剑刺穿。

“怎么可能……”

杰德瞪大眼珠道。

面前的人微微一笑,“你真以为武者都是吃素的?”

手中短剑旋即一扭,杰德便永久的闭上了眼。

无形抽出短剑的同时,一手提溜起杰德的尸体,几个纵跃落到零号身前,将杰德往地上一扔道:“这家伙做傀儡,应该也不差!”

零号此时才展现出一丝笑容,说了句多谢!

手腕已修复差不多的李大年站起身来,看到无形,登时一惊道:“是你!”

无形脸色一变,倒忘了李大年见过自己这张脸,慌忙扭身一闪,人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李大年冷笑一声,看向零号的眼神有些异样,“你们是李震天的人?”

零号并不回答,而是俯下身子,将杰德尸体抱起,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傀儡几个纵跃,跨过波光粼粼的赛尔河,同样隐没于黑暗中。

李大年望着二人消失的方向,征征出神良久。

看来李震天真的很有能耐。

祖祠只请一个老头子,就是绝世高手。

而这两个人显然跟了他很久,可是竟能让他这个善于跟踪的刺客都没有发觉,修为境界只怕与老吴头不相上下。

这些人显然不是用钱能请来的。

所以李震天到底是什么人?才能指挥动这样的高手?

“李震天啊李震天,别以为你派人保护我,我就能原谅你!”

想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李大年也不去想了,不如等任务完后,回江海找到李震天逼问的好。

这次他若是再不说实话,怎么不得卸掉他一条胳膊?

李大年冷哼一声,想到段柔与楚玲玉还在克鲁斯特酒吧等着,也不敢再耽搁,纵身一跃,飞速往酒吧赶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