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顾美玲tv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独自回到自己的大别墅中,李大年仍然在为这个事情烦恼,若想要在蛮兽空间收集更多的兽魄,就得牺牲掉一部分改造粒子的时间。

诚然,从蛮兽空间出来,他还能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继续改造粒子,但这项工程十分浩大,李大年也不敢保证在一定的时间内肯定完成。

那么蛮兽空间的时间流速,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如果利用在蛮兽空间的一个月,躲在一个地方改造粒子,那禅魔两道在魅灵仙大婚之前完成,应该不是问题。

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苦咖啡,思绪繁杂的李大年刚抿了一口,就被滚烫的水吓得一激灵,杯中的咖啡也撒了一地。

赶紧找来几张纸蹲下擦拭,在这期间,李大年又想,虽然兽魄对武者境界的提升极大,但他此刻因为底蕴冲突的事境界已被卡住,就算收集再多的兽魄也用不上,不如先着手解决眼下的问题为好。

想到此,李大年便立刻上到小黑屋,继续他的粒子改造工程。

下午,玄道学院h飘起了鹅毛大雪,不一会整个学院便是银装素裹。

挂在屋檐下的红灯笼露在外边的一半,也盖上了厚厚的积雪,致使一个个灯笼都呈一定角度倾斜,足见这场雪有多大。

因为蛮兽空间的事,学员们都很紧张,不是临时抱佛脚似的联系属性武技,就是四处拉队友。

另外就是将之前积攒的学分都兑换成一些丹药与便宜的暗器青金叶。

丸子头少女吴艺_Whitley吊带白裙浴缸卖萌写真

总之,每个学员都准备的很充足。

狂风暴雪中,一道身影落在向元化的小别墅外,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门开了,向元化看到来人,先是一脸意外,尔后又变成一脸嘲讽,“哟,君山兄,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会来找我!”

俊美无匹的安君山少见露出严肃表情,声音低沉,“有要事跟商量,屋里有其他人吗?”

向元化呵呵一笑,“我之间能有什么要事?清极安与堤上向两家,现在不结仇就不错了。”

安君山叹了口气,面无表情的看着向元化这个傻缺,有些不明白堂堂堤上向家,为何会生出这么一个没脑子的废物来。

稍微咳嗽了一下,安君山道:“是关于夜帝的事!”

一听夜帝的名字,向元化神色立变,当即招手把安君山请进了屋。

等安君山一坐下来,向元化就迫不及待的道:“夜帝怎么了?”

安君山拍了拍身上的积雪,淡淡开口,“向元化,我知道对夜帝一直有意见。”

“什么意思?”向元化瞪起了眼珠子,“不会是来给我两说和的吧?”

“我自然没有那么好心!”安君山嘴角轻轻翘起,露出一个相当阴鹜的笑容,与他平日里的模样大相径庭,若非向元化此刻亲眼所见,他也绝不会想到安君山会做出这样的表情。

“向元化,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次蛮兽空间试炼,一定会对夜帝做些什么吧?”

向元化一愣,转了转眼珠子道:“君山兄为何这么说?”

安君山淡淡笑道:“蛮兽空间试炼每届都有,咱们三大隐秘家族中,有不少玄道学院毕业的学员,对于蛮兽空间的情况,自然十分了解。依照往年的惯例,蛮兽空间试炼被允许有三个死亡名额。这是学院对蛮兽空间凶险度评测后得出的结论,也已经得到上边的准许。

这些年三大家族也有在试炼中死掉的,最后也就是上边奖励一枚勋章而已,不会有人去关心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而一定知道这个情况,所以如果没打算在蛮兽空间杀死夜帝,那我现在就走,当我没来过!”

安君山说完起身,刚走了一步,向元化便已把他拉住,“君山兄等等!”

安君山笑了笑,扭过脸,“向元化,其实我也很讨厌夜帝,可以对我说实话!”

向元化不解道:“君山兄若讨厌夜帝,又为何带他组队?”

安君山缓缓坐下,往沙发上一靠,露出一个悠然表情道:“我若不带他组队,怎么能有机会杀了夜帝?”

“什么意思?”向元化更加不解。

安君山笑道:“夜帝虽然没有激发出属性,实力较弱,但他身法高超,体质超强,若想在凶险重重的蛮兽空间杀他,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向元化露出一个不屑表情道:“我本来已经安排了两组人马追杀夜帝,可谁能想到与竺妙雪会带夜帝组队,所以这个计划只好撤销了。有跟竺妙雪在身边,我再大的本事也没法杀了这小子。”

安君山道:“这点放心,我会找机会孤立夜帝,让他独自前行,那样的话,的人就有机会杀他。而且,我会以啸声做暗号,引们找到他,若是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帮们出手。只怕夜帝绝想不到,我这个朋友对暗算他!”

向元化不禁露出一个坏笑道:“君山兄,没想到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背地里却这般阴险。”

安君山对阴险两字丝毫没表达出厌恶,反而相当得意的笑了笑道:“阴险有时候也是一种手段,只要能让夜帝消失,我甚至可以狠毒!”

向元化不得不对安君山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自从金都内卫权有了争夺的苗头开始,家族的长辈就再三叮嘱过他,河里竺家的传承人是个姑娘,大可不放在心上,但清极安家的人,向来没有省油的灯,一定要小心那个安君山。

所以,一直以来,向元化都不怎么招惹安君山。

当然,安君山的大地仙境界也是让他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

如若不然的话,他早就因为竺妙雪的事儿,而让安君山好看了。

向元化表面上鲁莽冲动,实际上也不至于傻到底,好赖是堤上向家的传承人,说一点心机没有那是假的。

稍微思虑一番,向元化露出一个审视眼神,瞧着这位露出小人面目的安君山道:“君山兄,要想杀夜帝,自己出手就好了,何必再拉上我?其实夜帝的背景我也很清楚,们安竺两家有意拉拢他的事我更是知道。

金都内卫权最终会花落谁家,还是未知数。

而吴门作为一股不小的势力,若能得到他们的支持,那在上边眼中,该是一个很重的筹码。

君山兄既然已经与夜帝打好关系,又何必自拆门面呢?

莫非,是想借我之手除掉夜帝,把坏名声都让我担了,自己留个好名声,不仅不用怕吴门会因为夜帝的事找,还依旧能在竺妙雪屁股后边装正人君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