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荔枝app高清完整视频

凌绝尘戏谑地道:“就这么怕死啊?”

“我这不是怕死。我是怕我死了以后,你会难过。我怎么舍得让你难过……”顾夜撩起来,也是让人抗拒不了的。

凌绝尘亲手为她包扎好伤口,盖上被子,轻声地道:“岂止会难过……你以后千万要保重自己的小命,因为你身上担负着两条性命。”

多么动人的情话,却被顾夜给曲解了:“一尸两命?凌绝尘,你个禽兽,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她还是个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

凌绝尘:“……”

“哈哈……开个小玩笑啦,不许生气啊。尘哥哥,生气会变丑的,你变丑了,我醒来可就不爱你了!”顾夜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赶忙讪笑着插科打诨。

“你爱过我吗?”凌绝尘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听不出他到底是喜是怒。

顾夜没有丝毫迟疑地道:“当然!前世不可究,今生我肯定是爱你的。不光爱你美丽的容颜,还爱你高洁的灵魂……”

凌绝尘沉默了半晌,在顾夜开始心慌的时候,才缓缓地开口道:“傻姑娘,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你知道什么是锥心刺骨的痛吗?你已经让我品尝了两次,好好爱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到伤害了。”

顾夜收起说笑的心情,无比认真地道:“好!尘哥哥,虽然我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但是,你对我而言,是无可取代的!分别了会思念,想你时会甜蜜,对你身心的信任、依赖,这是我对你的感觉,这难道不叫爱吗?”

顾夜把小姑娘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眼中闪过欣喜的亮光。他的小姑娘,如此直白的对他表露心声,这还是第一次呢。这一世,他终于等到了她的回应,她终于开了窍。当然,不能太过着急,慢慢地等着她,陪着她。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是吗?

照顾夜的意思,多在空间里待些日子,等胸口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她在回去。可是,又舍不得爷爷们、爹爹、娘亲和哥哥们担忧,第二日她就醒来了。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屋里密密麻麻都是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带着几分忧虑和焦急。镇国公又一次地对医仙道:“医仙,你再帮叶儿看看。凶器不是已经平安拔除了吗?她怎么还不醒?”

医仙有些不耐烦地道:“从早上开始,这已经是第五次给她诊脉了。都说脉象平稳,没有什么大碍了。她迟早会醒来的,耐心等等吧!”

口中虽然这么说着,他的手还在按在了顾夜的脉搏上。脉搏的跳动越来越强壮了,没什么可担忧的了!到现在,医仙都没闹明白,到底是小丫头命大,匕首没伤到要害,还是姓凌的小子祖传的灵药起了作用。不管怎么说,丫头的性命是保住了。

褚老爷子虽然也担心孙女,却见不得儿子婆婆妈妈的样子,斥道:“人家医仙都说了,小叶子很快就能醒来。你能不能有点耐心?这要是在战场上,身为主帅心不定,会造成巨大损失的!”

“父亲,这不是没在战场上吗?事关我宝贝闺女,如何能冷静得下来?老二呢?逮住的那些人给我狠狠地拷问!等我的手好了,一定请命去剿灭乱党,这些年他们的日子过得挺滋润是吧?”镇国公把拳头攥得嘎嘣直响。

正在用温热的湿毛巾给女儿擦脸的君氏,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小声点儿,受伤的人需要静养,你再在这儿咋咋呼呼,我可要把你赶出去了。”

镇国公闻言,顿时捂住了嘴巴,表示自己不会再多说一个字了。褚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儿子一眼,没出息的,一到他媳妇面前,百炼钢就化作了绕指柔。刚刚梗着脖子跟他争辩的劲头哪去了?

想想自己老伴儿在的时候,他常年征战在外,回到家对她的暴脾气也是忍着让着。这是对妻子的尊重,毕竟家里的一切,都是她一个人在支撑着。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一起过来了,他不疼她,还有谁疼她?疼媳妇,也不是丢人的事!

“小妹,我跟四哥上山抓了好多野兔,你赶快醒来,让颜婶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麻辣兔头。这次,五哥肯定不跟你抢!”

褚小五一边安慰着频频擦眼泪的安雅郡主,一边冲着床上躺着的小妹保证,以后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她,就连安雅都越不过她去。

安雅郡主擦去眼中的泪滴。那天晚上,小叶子不是来救人的吗?怎么到反成了躺在床上被救治的对象?而且伤在那么要害的部位,太医们都说除了大罗神仙,没人能把她救回来。

她听了后,陪着褚伯母整整流了三天的眼泪。幸好医仙来的及时,将小叶子从阎王的手中抢了回来。

褚慕桐看着这三日来不眠不休,陪在妹妹身边的男人。谁说炎国的宁王冷酷如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前这位俊美的男子,明明深情款款,柔情似水。照顾起妹妹来,从来不假人手。

本以为,宁王对妹妹的情意,不过是一时的猎奇,或者抱着其他的意图。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如果不是不舍妹妹远嫁,他绝对举双手赞同这桩亲事。

一个皇城卫的军士走进来,在褚慕枫耳边低语了几句。褚慕枫刷地站起来,冲着床上躺着的小妹道:“妹妹,二哥去替你报仇去!”

原来,终于有人扛不住严刑拷打,交代了乱党的一个据点,褚慕枫自动请命,带着皇城卫的人去抓人。褚小四和褚小五摩拳擦掌,也要跟着去。褚慕枫阻止了他们:“你们在这陪着妹妹,抓乱党以后有的是机会。”

两兄弟一听,的确是这个理儿。这时候,比起抓乱党,还是守在妹妹身边等她醒来重要。

药圣坐在床边,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揪着自己的胡须道:“都说病人要静养,你们还是出去等吧。小叶子醒来,我会让人通知你们的。”

褚家众人和顾萧爷孙,都假装没有听到。你怎么不到外面去等?人家医仙留在这儿,能够密切关注伤者的情况,你一个制药的,又用不着你……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干嘛把人往外面赶?

皇上和皇后,来了好几趟,病房内人挤得满满的,他们只好到隔壁去等消息。太子殿下的伤势,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转由月圆接手照顾。

月圆小姑娘心情很不美丽,她们姑娘生死未卜,她却不能留在她的身边。唉——难怪姑娘经常说,医务工作者常常身不由己呢!

月圆经常趁着太子殿下那边没什么事的时候,偷偷地跑过来看看自家姑娘,帮花好分担一些工作。

太子殿下只装作没看到,他心中也是满怀着愧疚的。如果不是为了他,人家小姑娘也不会身受重伤。是他连累了人家。

第一个发觉顾夜醒来的,自然是时刻关注着她的凌绝尘了。小姑娘在出来之前,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尘哥哥,我要醒来了哦!会不会很疼?我有点害怕。”

“别怕,有尘哥哥在呢!怕疼的话,你可以选择在空间中再养些日子。”凌绝尘不舍得他的小姑娘承受痛苦,劝她晚两天醒过来。她的灵识在空间中滋养的时间越长,醒来后的精神状态就越好。迟些醒来,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顾夜犹豫又犹豫,最终还是决定把神识从空间中抽离出来。她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胸口的刺痛,让她差点做了逃兵,再次回到空间中去。妈卖批的,好疼啊!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醒了?妹妹醒了?”守在病床边的褚小六和顾夜,察觉到顾夜表情的变化,狂喜地对视了一眼。如果不是医仙叮嘱过他们,说不要在病房内喧哗的话,他们一定会恣意地表达出心中的喜悦。

“疼……”顾夜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攥着,触感很熟悉,知道尘哥哥就在自己身边,半委屈半撒娇地流下了眼泪。

君氏赶忙给女儿擦擦泪水,自己的腮边却有泪在奔流:“宝儿乖,娘在呢,不哭啊……”

顾夜缓缓地睁开眼睛,眨去眼中的泪水,这才看清楚屋内聚集了那么多的人。她的心中有些小小的羞涩——还以为这里只有她跟尘哥哥呢。

“让大家担心了……”她努力扯开一抹笑容来。嗓子有些干涩,说起话来带着几分艰难。

凌绝尘像对待一件易碎的艺术品一般,小心地扶起她的身子,让她靠近自己怀中,端了一碗温开水,送到她的嘴边:“小口抿上几口润润嗓子。”

顾夜乖巧地喝了两小口便停下了,她咧开嘴绽开一抹虚弱的笑容:“两位爷爷、师父、医仙师伯、爹爹、娘亲、哥哥们、安雅……尘哥哥,我没事了……”

“好了,刚刚醒来,还虚弱着呢,别说话了,安心静养。”医仙在一旁又开始赶人了,“现在人已经醒了,你们这下该相信老夫的话了吧?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里留一两个人就行了。你们在这,影响病人的休息。”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