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链接

“司马南先生,稍等!”

顾功阳马上招手,叫司马南停下,中间连一丝都不带打顿的。

瞅着那浑身颤抖,几欲跺脚,如同一只愤怒母狮的神秘宫主,顾功阳顺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还有印泥与钢笔。

笑容中带着一丝窃喜道:“正好,我随身带着合同,麻烦宫主签个名,按下手印!”

“你!”

神秘宫主突然意识到,她是彻底陷入顾功阳挖的坑里了。

“顾老儿,难道我堂堂紫烟宫宫主,说话还能不算话吗?”

撇着顾功阳慢慢走到结界前,她的脸色愈发难看。

顾功阳嘿嘿一笑,“当然不是不信任宫主了,但买卖这事,还是白纸黑字的好,以免出什么问题嘛!”

“哼!”

“拿过来!”

神秘宫主没好气的将合同夺了过来,正要签字时,却发现那合同竟然是十年制的。

樱桃小口粉色睡衣美眉香滑幼体清新养眼照

不由再次恼怒。

要知道玄道学院每年从南海紫烟宫购买丹药,差不多要花费二十亿左右。

免了一半,就是免了十个亿!

这一下子签十年,可就是一百亿。

这玄道学院是黑店吗?

“顾老儿,以往都是一年一签,这次怎么成十年了?”

顾功阳笑的一本正经道:“我这不是为了让宫主省心嘛,不然每年都得面签一次,你见到我不烦?”

神秘宫主气的手直哆嗦,抬眼看了看结界外的几人,都是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是在憋着。

“顾老儿,我最多给你签两年!”

神秘宫主显然想维持最后一丝尊严。

“司马南,你还是去汇报吧,这宫主架子太大,我想好好谈,可是谈不拢!”

顾功阳马上道。

“好勒,我这就去!”

司马南又要动身。

“等等!”

神秘宫主瞪了顾功阳一眼,感觉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

“顾老儿,算你狠!我签!”

说罢,神秘宫主大笔一挥,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气呼呼的按上手印,却恨不得把纸戳破似的使劲。

收回合同,顾功阳检查了一下,见没有任何问题,便收入兜中,一拱手道:“多谢宫主,随便动动手,就给我玄道学院省了上百亿!真是大财主啊!”

“少说废话,合同我已经签了,你还不放我出去!”

神秘宫主一刻都不想在此多呆。

“没问题,我顾功阳一向说话算话!”

顾功阳一挥手。

“把结界撤了吧!”

五位先生暗暗一笑,闪到五根结界石前,稍微施法,那层紫色光膜便缓缓消失。

“宫主,我送您?”

“不必了!”

神秘宫主一甩长袖,同时瞪了一眼李大年,那眸子中的杀意,仿佛包含着一万把钢刀。

直欲将李大年戳成肉泥。

“你们玄道学院,欺人太甚了!”

纵身离去的同时,神秘宫主忍不住一挥手,打出一道磅礴气息,只听轰隆一声,李大年的三号宿舍瞬间崩塌。

“真是个泼妇!”

李大年望着自己刚住了没一天的新家,只觉肉疼。

司马南也忍不住道:“这个宫主可真够小心眼的,临了还破坏咱们一座小别墅,要知道光是里边的聚灵石,就价值三个亿呐!”

顾功阳哈哈一笑,“一百亿都省了,三四个亿又算啥,让她撒撒气也好,省的这个宫主又想阴招!”

李大年略显委屈道,“院长,你是得了大好处了,可让我住哪儿?”

顾功阳很开心的一眯眼,“要不,你先去竺妙雪原来的大别墅住去?”

李大年登时摇头道:“我怕触景生情,不去!再说了,小黑屋不如聚灵石,您不是想让我快速修炼?”

顾功阳摸起下巴道:“先生宿舍就多了这一间,实在是腾不出来了!”

这时忽听佘木青道:“要不,就让夜帝到我这儿凑合几天,反正他晚上修炼,白天又要特训,也不影响我!”

“这个……”

顾功阳挺纳闷,一向喜欢清静的佘木青怎么突然不怕人打扰了。

而且还破天荒的允许夜帝一个男人在她那借宿。

“木青,这方便吗?”

顾功阳问道。

佘木青表情平淡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为了让夜帝快速提升,这点小节不必拘泥!”

顾功阳撇嘴道:“你就不怕夜帝这小子不老实?”

佘木青忍不住笑道:“就凭他的实力,还想对我不老实?”

“也是!”

顾功阳耸耸肩道:“那就这样吧,我这几天叫人赶快再盖两座,估计用不了多久,夜帝就能回去!”

夜帝很有态度的道:“那我先谢谢佘先生了!”

顾功阳与其他几位先生随即离去。

望着那一片被敲碎的废墟,佘木青不由道:“这个神秘宫主今天吃了大瘪,你又那般辱她,就不怕她将来杀你?”

李大年摊了摊手,满不在乎的道:“相信我,就算我今日不辱她,她以后也要杀我。我与这位宫主之间,本来就有仇,反正她方才也没办法,我先过了嘴瘾再说!”

佘木青眨了眨眼,好奇道:“你与她之间能有什么恩怨?”

“这个嘛,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现在请允许我保密!”

说完,李大年大踏步进了屋子。

佘木青随后跟上。

二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

显得有些尴尬,完没了吃饭时的轻松氛围。

好像这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场景,让人不自觉有点想入非非。

李大年忽然抬头看了下时间,笑道:“不早了,先生不休息?”

佘木青似乎在走神,没有吭声。

李大年不由伸了个懒腰,“先生,那我先上三楼去炼化兽魄了!”

佘木青这才轻轻一点头,干巴巴的说了声好。

李大年就此窜上三楼,却禁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方才那么坐在一块,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居然砰砰直跳。

殊不知,佘木青此刻的感觉也是一样,她迅速上到二楼卧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在让那颗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夜帝啊夜帝,我怎么满脑子都是你!”

佘木青无奈叹了一句,从床上坐起,脱下衣物,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出来时照着镜子,看到自身那曼妙丰腴的身材还有如雪的肌肤,却是一阵叹息。

她今年三十岁了,若放在普通人中,已算是大龄剩女。

当然,佘木青无所谓这种称谓。

只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以前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就罢了。

这一旦经历过,脑子心里,便是那种不堪的光景。

不知怎地,佘木青忽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一下子奔上三楼。

可当她看到夜帝已安然入定,猛烈跳动的心,又渐渐平复。

但仍是不舍得离去,只在门外,就那么光着身子,看了夜帝一晚上。

直到感觉到夜帝快要收功时,才悄然离去。

正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燥火焚身呐!

就在佘木青离去的下一刻,夜帝忽然睁开了眼。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一个解脱似的笑容。

这一晚上,他不是感觉不到佘木青的存在,深知凭借强大的感知力,已在脑海中勾勒出佘木青在外站着的样子。

但想到自己已经对不起红豌豆一次,万不能再对不起第二次。

所以李大年只有忍。

可心烦意乱之下,炼化兽魄的效果也打打折扣。

再加上他本身的真力需求就很大,这一晚上下来,竟没有一点长进,仍然是玄道四楼四阶的水平。

“佘先生啊,你下次看我时,能不能穿上衣服!”

李大年轻叹一句,看时间似乎还早,又缓缓闭上眼,继续炼化兽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