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系列全部名称

敌人的注意力又被吴猛给吸引过去了,刚想反击,张飞宇又来了一通犁地式的反击,射杀了一波敌人。

还没有喘过气来呢,钱东路的狙击枪又复活了,几乎每枪必中,都能像是打靶一样的砸穿了敌人的脑壳,这样无情的收割生命,给敌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甚至已经有敌人开始溃逃,只是钱东路打的太准了,绝对的不会放弃这样收人头的机会,顷刻间战场就变成了屠宰场。

皑皑的雪原上,留下了一片片殷红的区域,都是敌人的鲜血染成的。

敌人已经被杀怕了,他们不敢战,只想快速地突围,雪橇摩托车是不可能继续驾驶了,可是雪地车,被改造成小型火炮支援车的履带车至少还能起到保护的作用。

于是敌人都躲进了履带车里面,除非是动用大型的火炮,否则伤害不到他们。

“狗屎,队长敌人想逃跑。”

钱东路不甘心的说道。

狗屎,说谁呢,是说老子指挥的不行吗?林松总感觉钱东路这小子在冒犯自己的权威,虽然钱东路不是那个意思。

但是对于林松来说,没有歼了这些家伙就是最大的失败,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必须就地歼灭。

于是林松一个鱼跃从隐藏的雪地里跳了起来,直接的蹦到了雪地车的上面。

发出了剧烈的声响,车里面的敌人很显然也听到了不祥的声音,于是他们拼命地朝着车顶开枪。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雪地车的车顶毕竟不是真正的装甲车,非常的单薄,子弹呼啸而出,直奔林松射去。

林松不光身手不错,让自己躲开了这些散弹的伤害,运气更是爆棚,车子来了一个急转弯,在巨大的惯性下,林松绝对没有继续待在车顶的机会。

可是林松手里的狼牙匕狠狠地刺穿了车顶的铁皮,就仿佛插进了猪皮之中一样轻松。

敌人又是一通射击,基本上把车顶打成了筛子,如果林松趴在上面的话,肯定也会被打成肉筛子的。

只是此时的林松身体飘荡在半空中,手里却紧紧地握着狼牙匕的把手。

“队长,危险。”

吴猛担心的说道。

“一起上。”

张飞宇也扔掉了轻机枪,此时枪已经失去了威慑力,敌人要逃跑,躲进了车子里面,无论是侧面防御,还是正面装甲的厚度,都不是子弹可以穿透的。

所以张飞宇也跟着林松跳上了雪地车,不过张飞宇有备而来,他拿着一枚吸铁磁暴弹,威力巨大,足可以将这辆雪地车掀飞上天。

“要舌头。”

林松本来还想坚持一下,可是雪地车在雪原上疾驶而去,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张飞宇安装好炸弹之后,林松和他一起跳了下来。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雪地车直接被掀翻,车里的敌人都被炸死了。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费什么劲儿啊。”

林松一跺脚,显得有些气急败坏,要不是想抓活的,直接部干掉不就完了。

“打扫战场,看看有什么意外的惊喜没有。”

林松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看看能不能发现敌人的秘密,有关他们基地的秘密。

这里人迹罕至,要想坚持下来,必须要有能量补给,所以敌人肯定会有一个基地在附近,要不绝对供养不了这么多张嘴。

“队长,作战日志。”

在被掀翻的雪地车里面,吴猛翻出来一本作战日志。

林松接过来看到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用倭国语言写成的日志,虽然他们都不认识倭国文字,不过在智能AI的情况下翻译这些东西还不是问题。

“拍下来,输入AI翻译器。”

林松坐在一旁点燃了一颗烟,这些战利品也是从敌人的身上搜出来的。

“队长,看。”

翻译器有结果了,当林松看到翻译的时候,也莫名的蓄意急促起来,难道这么快就要见真章了,这就是决战的架势吗?

“要不要汇报给秦雪长官?”

张飞宇多嘴道。

“是利剑小队的队长,还是老子是队长?”

林松知道自己肩头的分量,从翻译的文件来看,敌人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基地正在准备销毁证据,甚至在最危险的时候,射杀人质,这才是林松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心情有些急躁。

“报告队长,您才是利剑小队的队长。”

张飞宇知道自己多嘴,赶紧的承认错误。

“那就好,现在听我命令,目标基地出发。”

于是林松率领着利剑小队驾驶着剩下的几辆雪地摩托车朝着敌人的基地而去。

本来他们是不知道敌人基地的,可是现在有了日志的指引,再加上刚才那伙敌人的车痕,很快的就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所。

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一个黑点已经清晰可见了,那就是敌人的基地。

皑皑的雪原上,耸立着一个黑点太显眼了,看到了这个景象,让林松的热血沸腾,马上就要玩命了,这一次可和刚才不一样。

刚才那是伏击战,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马上就要进行的很有可能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到时候自己的兄弟们还能有几个活着的,说实在的就连林松都心里没底。

但决不能因为害怕牺牲就不打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拯救人质吗。

所以这一战志在必得,哪怕是造成伤亡也在所不惜。

“停,停下来。”

林松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儿,立刻叫停了行动。

几辆雪地摩托车也哑火下来,林松不敢大意,越是距离敌人的基地,林松就感觉呼吸的空气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队长,看到什么了?”

钱东路可是眼力最好的,连他都没有发现什么敌人,难道是林松太过于敏感了吗?

“危险,我预感到了一种危险,就好像是一把架在脖子上的刀一样。”

林松也说不出来哪儿不对劲儿,反正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不安。

就在大家密切注意四周动静的时候,林松猛地发现,其前面的雪地好像在呼吸一样。

“雪下面有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