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图标

听到神秘人直呼自己的名字,林松就像是被雷击了一样,身体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太熟悉了,那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就算是杀了林松,林松也忘记不了那是秦雪的嗓音。

不过当时林松也就是一时的刺激,立刻就明白了秦雪的意图。

狄更斯何许人也,那可是人机混合体,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人,他的体能是靠蓄电池或者其他能量供给的,理论上可以无休止的战斗下去。

秦雪虽然武道不在狄更斯之下,可是体能却达不到狄更斯的水平,因为秦雪是人,也是需要吃饭喝水的。

所以不可以像狄更斯那样用不知道疲倦的战斗下去,只能在体能支撑的情况下在局面上不输给狄更斯,或者还暂时的占据上风。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优势就越来越朝着狄更斯转化了。

所以秦雪刚才才有些生气的训斥林松,这个不开眼的家伙,难道没有见过美女吗?

“就是她。”

惠姬这个时候来到了林松身旁,指着一身黑衣的秦雪说道。

“她,说谁?”

林松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拽着林松快速的撤离。

清纯小萝莉居家室内可爱微笑卖萌唯美写真图集

雪狼紧随着林松一起撤退,它已经和林松分开有些时日了,不想继续分离了,在雪狼的心里,林松就是他永不分离的主人。

“在公寓里,替解围的那个女人就是她。”

惠姬确凿的说道,绝对不会有错,惠姬虽然没有引言目睹那个女人的真容,但是女人都有一种天生的第六感。

凭借着这种天赋,惠姬几乎一眼就确认了秦雪就是那个人。

怪不得当时秦雪忍不住了呢,这也许就是太在乎林松了吧。

也正因为太在乎了,所以就失去了信心,不想让林松冒任何的危险,想到了这些,林松有些懊悔把危险留给了秦雪一个人。

所以林松把惠姬安顿好之后,立刻折返回去。

“去哪儿?”

惠姬一把抓住了林松的手腕,不让他回去冒险。

“我必须回去。”

林松不安的说道,如果秦雪为了他,在这次战斗中被伤害的话,林松这辈子都会不安的。

“别傻了,以为她还会留下来等吗,醒一醒吧,那里已经没人了,有的只是危险而已。”

惠姬说什么也不让林松回去冒险,第一如果秦雪胜利的话,秦雪会在第一时间回来主动地寻找林松,第二如果秦雪战败的话,那么林松去了也是于事无补,还会辜负了秦雪的一片苦心。

“松手。”

林松使劲儿的一甩,就把惠姬的玉手甩掉了,自己转身朝着刚才秦雪战斗过的地方跑去。

雪狼得到的命令就是保护好惠姬,因为秦雪知道惠姬是这盘棋的主要博弈对象,必须要保护好她,这也是为什么秦雪拼死也要让林松带着惠姬安撤退的原因所在。

毕竟龙战士掌握的资料不是林松可以企及的。

所以雪狼没有跟着林松去,而是守在了惠姬的身旁。

“还是最好。”

惠姬一把搂住了雪狼的脖颈,眼泪禁不住噼里啪啦的滚落下来,就好像是受到了委屈一样。

林松回到了秦雪刚才战斗过的地方,只是当他返回之后,刚才的战斗显然已经结束了。

地面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小巷子两旁都是支离破碎的创面。

墙壁上留下了一道道指痕,林松仔细的触摸着那些指痕,足足的有一厘米深,四根手指一起划过。

霍根,这个妖孽又来了,她是狄更斯的第一帮凶,居然没有死。

看到了这一幕,林松后悔的都想要死了,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留下来和秦雪一起战斗。

如果因为自己而让秦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的话,林松也不想活了。

不过在没有见到秦雪之前,林松是不会做出傻事的,不管他此时内心有多么的悔恨,都不会做出傻事的。

血迹,林松看到了血迹,在一面残垣断壁上面,林松找到了尚有温热的血滴。

看来受伤的人伤势不轻,几乎是大动脉遭到了损伤,血流不止,撒了一大片的血痕。

当林松摸到了温热的血液之后,内心就是一紧,好像心脏被人抓出来了一样。

他开始担心秦雪起来,难道是秦雪受到了伤害,被那个霍根划破了大动脉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秦雪的生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要是继续战斗的话,可定会失血过多而猝死的,秦雪就算是龙战士也不可能像机械人一样那样无休止的战斗下去。

林松不甘心的沿着血痕追了下去,然后跟踪到了一只井盖附近。

井盖盖得很严密,但是血液却消失在井盖下面。

难道秦雪掉了下去?林松不甘心的掀开了井盖。

下面黑洞洞的一眼望不到底,不知道底下有多深,林松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埋伏的痕迹,这才顺着扶梯趴了下去。

井盖下面很深,几乎有三层楼那样的高度,林松才算是下到了底部。

这里属于下水道的范畴了,污水几乎已经没过了林松的脚裸,当脚面遇到流水的时候,发出了哗哗哗的流水声。

这也让林松直接暴露了自己,黑暗中谁知道有谁在观察着他的行动。

林松摸了摸口袋,找到了一根打火机,黑暗中终于有了一丝亮光,林松借助着短暂的光明看到不远处,有一件黑色的罩衣随意的被丢弃在地面上。

秦雪?

林松看到那件宽大罩衣的时候,心智就已经凌乱了,他不顾一切的朝着发现罩衣的地方跑去。

不过因为脚下都是污水,所以阻力还是比较大的,就算林松想快速的冲过去,跑起来还是有些费力气。

就在他距离罩衣不算远的地方的时候,忽然一条绳子从水面下腾空而起,一下子就横在了林松的小腿上。

林松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就在身体侧歪的时候,一条长棍对着林松的脑袋横扫过来。

这一棍子就是奔着小命来的,如果被击中了,那就一命呜呼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