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 2.3m

尚富海有点明白了,他了然的点了点头:“有人懒了,不想奋斗了,想求稳,套现离场过富家翁的腐败生活。”

王琼在旁边点头:“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另外,最近资本市场上对头条老股的追求力度很高,有些鼠目寸光之辈就把持不住,把股份换了钱!”

“啪!”

尚富海拍了一巴掌,他直接了当的说道:“你们这意思,是碰上了猪队友了呗!”

“猪队友?”张一鸣和王琼琢磨着这个听起来很新鲜的词汇,觉得形容的挺到位。

王琼点头:“尚兄弟一语中的,就是这么回事。”

“成,不过你们知道是谁在扯后腿吗,对于这样的人,应该及早清理了他。”尚富海语气里带着森森杀意。

听到尚富海的问话,张一鸣脸上闪过一抹沉痛之色,随后点头说道:“都觉得心里有愧,已经自动离职了。”

这意思是委婉的告诉尚富海,已经处理了,你就不用再想其他杂七杂八的了。

尚富海也很无奈,这种事只能说给他们心里添堵。

下一刻,尚富海扭头瞅了张一鸣一眼,说道:“这不对呀,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卖掉股份之前,就没和你说一声?”

张一鸣坦然的点了点头,说道:“给我说了呀,不过当初一块创业的时候,我就说过了,如果有一天他们不想干了,可以随时套现离场。”

清纯素颜美女白皙娇嫩香汗淋漓

“另外,他们也已经和人家白纸黑字的签了合同了,我能怎么办?反悔?”

尚富海很无语,说道:“老张呐,你以后可长点心吧!”

“(个_个)”张一鸣和王琼二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喋喋不休的准备进行说教工作的尚富海,真想给他一巴掌,让他闭上那张破嘴。

过了一把嘴瘾之后,尚富海很肯定的告诉二人:“你们放心,就凭借咱们的关系,我肯定和你们一条路走到黑了,甭管开会的时候有什么意外,我都支持你老张。”

说到这里,尚富海屈指瞧着桌面,发出了‘咄咄咄咄’的声音,又一次吸引了张一鸣和王琼的目光,他们二人有些疑惑的时候,尚富海又来了一句:“但是提前说好,我也是有底线的啊,我也不可能一味的支持你们,来损害了我的利益。”

“所以哪?”王琼满脸笑意的说道。

尚富海这次很认真的看了二人一眼:“所以,关键时刻,我谁都不帮,也学着那些猪队友套现离场呗。”

等尚富海说完之后,王琼和张一鸣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爽朗的大笑起来,这回换成张一鸣痛快的点头,说道:“没有问题,我们肯定不能让你尚大老板干赔本的买卖,咱们就一言为定了。”

“啪!”

尚富海和张一鸣击掌:“一言为定!”

中午随便在公司餐厅里吃了点饭之后,尚富海就和张一鸣、王琼两个人一块向会议室走去。

尚富海特意看了一眼,他们过来的时候,这个能做20来个人的会议室里,已经快坐满了。

随着他们三个人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原本还有些小声议论的声音,瞬间就没了,真可谓落针可闻。

尚富海和王琼坐在了紧靠在一块的俩座位上,张一鸣这厮还是坐在了专属于他的那张椅子上。

‘哗哗’的翻动纸张的声音响起,张一鸣把放在会议桌上的文件夹打开,翻到了今天会议页的主题,他随后抬起头来,消瘦的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说道:“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既然都已经到齐了,那么咱们现在就开始今天的会议。”

没有人说话,都在等着他继续。

张一鸣也没什么客套,继续说道:“首先,有一个议题征求大家的意见,我准备把公司的名字由‘今日头条’改成‘字节跳动’,有持反对意见的吗?”

倒是没有人直接反对,但有一个陌生的面孔举手了。

下一刻,其他的目光都朝着举手的人看了过去,尚富海扫了一眼,没有印象,他问坐在身边的王琼:“王姐,那是谁呀,看着挺面生的呀。”

王琼扭头一看,哼了一声:“那是君联资本的,叫石少奇,人挺阴的,你和他聊得时候,可得注意着点。”

尚富海微微皱眉,没听说过这家资本投资结构,他又问道:“王姐,你仔细给我说一说,除了这家君联资本,还有谁弄走了创业团队的股份,到底弄走了多少,我也好心里有个数。”

“诺亚基金、青山创投,老虎基金,高盛,还有高瓴资本都参与了。”王琼每说出一个来,都咬牙切齿。

“卧槽!”尚富海无语了,合着还不是一家两家进来的。

按照王琼刚才说的,这前前后后足足有6家,还是新的老的都有,更有像老虎、高盛、高瓴资本这些世界范围内都鼎鼎有名的投资机构也跟着参与抢了块肉。

那还叨叨什么呀,怪不得老张和王琼上午的时候要单独找他谈了。

难不成弄走了不少股份?

尚富海心里暗自猜测着,接着就听到王琼说:“这6家加起来弄走了6.54%的股份,再加上还要继续融资的话,一鸣这边和他现有的创业团队基本不会跟投,他们的持股比例会进一步下降,尚兄弟,不管怎么样,你到时候斟酌行事吧。”

听她这语气,连王琼自己也知道这个事有点强人所难了,她也不好意思再说别的。

尚富海心里还有一个疑问,他挪动身子凑到了王琼身边,用更小的声音问道:“王姐,为什么找我?”

“咱们关系好啊,再说尚兄弟除了满身铜臭,还有人情味!”王琼想也不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尚富海压根不信,他平静的目光直视着王琼:“说真话。”

“尚兄弟,实不相瞒,海菲资本是你自己的,除此之外,我们在座的任何一家基金投资公司里,都有来自其他方面的资本,关键时刻,不一定会代表谁的意志!”王琼声音低沉的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尚富海眼睛眯了起来,仅剩下了一条缝隙,他面无表情的追问了一句:“包括你们海纳亚洲?”

“差不多吧!”王琼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且不说尚富海和王琼在这里窃窃私语的事情,张一鸣看着举起手的石少奇,问他:“石总有什么要说的?”

尽管创业元老团队的股份被这些可耻的资本方用最肮脏的资本手段给弄走了,可人家也是花了真金白银弄走的,从另一个方面讲,他们在这个时候花重金买走原始创业团队手里的股份,同样是看好今日头条未来的发展。

基于这一点,张一鸣还真是不好说别的。

石少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投资方,他不在乎谁的眼光,也不在乎自己用什么样的手段弄到的股份,直接说道:“我不明白,‘今日头条’这个名字从张董创业之初到今天,已经用了6年了,这款产品这个名字也已经是深入人心了,张董为什么在这个关键时刻会想到更换名字,不觉得这样是多此一举吗?”

刚说完,他又接着跟了一句:“有没有想过这个时候换名字,可能会影响到用户对这款产品的黏性。”

话落,看了一圈后,他说道:“以上仅是我的个人观点,随便说说。”

他刚说完,接着又有人举手示意了一下,这还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不等尚富海询问,王琼就给他说道:“这个人是代表高盛过来的,叫钱晓阳。”

“哦”

尚富海哦了一声,没说别的。

钱晓阳接着说道:“我和石总的想法是基本一样的,从个人感情上来说,一款产品的名字和客户的黏度息息相关,如果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改名的话,真的会影响客户对咱们产品的信任。”

张一鸣一点都不生气,听着石少奇和钱晓阳说完了以后,依然笑眯眯的扭头看了一圈,问道:“那么除了石总和钱总之外,还有其他人有什么不同意见的吗?”

这回没了,张一鸣抿着嘴唇还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尚富海身上。

尚富海也看到了,有心想当做没看到,但想了想,还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支持力度吧。

看来咸鱼是做不成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中信建投那边多呆上一天。

下一刻,他说:“石总和钱总是吧,我是尚富海!”

他还知道做个自我介绍,然后不等二人回应,就接着说道:“你们二位刚才说的都对,产品的粘性和产品的名字是肯定有直接关系的,可是我听着咱们张董刚才说的话,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提过给今日头条这款产品更改名字吧?”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愣住了,仔细想想,张一鸣貌似还真是没提过这一茬。

有些在观望的人就恍然大悟了,总感觉张一鸣刚才说的话有点怪怪的,感情他们没理解透。

如果是这样的话,跟着尚董和张董的思路走,那给公司改名字好像就没那么大影响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