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最新视频下载

,最快更新都市至尊杀神最新章节!

回到室内的李大年只眯了一个来小时,就起身继续打坐,运行大明经,运功调息的效用虽堪比睡眠,但人体有些机能,还是稍微歇息一下才好。

得了老吴头小半修为,如今经脉运转愈发流畅,李大年能感受到经脉比先前粗大几倍,可惜他没道家所言的那种内视功夫,否则必要好好看看体内情况。

大明经基础有三层,由简入繁,层层递进,这些日子不间断的修炼之下,已是感受到了其间的精妙,丹田之中时常热气澎湃,好似有一个真力涡旋在转动。

老吴头虽未具体言说过大明经心法,但从那些玄奥的动作中,悟性极高的李大年也得了要义,所以并不需要像壁上庚子剑这般,还得弄个剑谱。

从此处一比较,也可看出大明经的品级在壁上庚子剑之上。

稍微盘坐一会,李大年便翻身下地,开始习练大明经更高一层的运气法门,便如之前在家中一般,仿着老吴头扫地,每一扫,每一拨,都极为认真。

一直到了后半夜,李大年才运气收功。

擦了擦脸上细微的汗水,李大年面露微笑,这几天下来,从凝气境中期直接跨了一个大境界,几近入微境中期,这种修炼速度可谓恐怖。

若是现在出谷,他甚至自信可与超一流高手过上几招,就算无法占得上风,但也绝不会向之前那样,只有仓皇逃窜的份儿。

休息一会,李大年又开始翻阅《壁上庚子剑》剑谱,却意外发现那些幼稚童画能看得懂了,想是之前领悟观山这招所致。

除去那惊艳磅礴的三杀招,李大年发现壁上庚子剑还有很多博杂细致的小招式,无形随心,变化万千,细细琢磨之下,依然觉得玄妙无比。

清纯美女笑容可掬唯美写真

以前所学刺客要领,本已化繁为简,讲究一击制敌,招招致命。

但跟这些小招式比起来,还是过于简陋了,不够返璞归真。

李大年凝神空想一会,脑中渐渐将这些小招式融合在刺客本领中,受益良多,渐感眼界又高了几层,不由万分欣喜,当即掏出神武令在屋中耍了一趟,收招时天已大亮,石室有建造的通风口,斜斜透过几道阳光。

屋外欧阳蓝睿已是喊他吃饭。

李大年答应一声,洗了把脸,便去享用早餐。

李大年喝完一碗鱼粥,便从兜中掏出一大把颜色不一的小瓶子,笑道,“姨姨,这都是亲戚们送我的,但瓶瓶罐罐的装兜里不太方便,你能帮我先收起来吗?”

欧阳蓝睿看的一捂嘴,惊讶道,“大年,他们对你可真大方,这些丹药很珍贵,想来都是私藏。”

李大年若有所思的道,“那些长辈该是念在我娘的面子上吧,对了,他们口中所说的药灵是什么意思?”

一说这个,欧阳蓝睿语气瞬间低沉下来,“欧阳世家医术太过逆天,所以遭受了诅咒,每隔几代,就会有一个后人先天不足,得上一种无法治疗的咯血怪病,这个后人就是药灵。每逢药灵出现,欧阳家就会得到一次大气运,所以谷中子弟都对药灵很尊敬。你娘就是这一代的药灵。”

李大年叹了口气道,“怪不得当初去了那么多医院,请了那么多名医都治不好我娘。”

欧阳蓝睿笑了笑道,“不说这个了,姨姨把这些药都给你收好,等你出谷的时候,我给你做个贴身锦囊,方便你藏宝贝。”

吃过饭,李大年照例去找他的武痴舅舅,打算再一起上山头装比听海。

今日出来的晚,没能见到外婆炼丹,便在半道拐去壁上给老人家请安。

谁知刚入外婆屋中,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暗骂一句娘西皮的,真是被阎王盯上了,转身要走的时候,却听一个声音娇叱道,“李大年,你怎么在这里?唉!你不许跑,给我回来!”

李大年回过身哈哈一笑,故作惊喜道,“程芷蝶,好久不见,真是万分想念,来来来,抱一个!”

程芷蝶穿一身粉色运动短裙,唇红齿白,一副贵公主模样,撅嘴哼了一声,眸子中满是幽怨,伸手推了一把本就是假意拥抱的李大年,眼眶发红道,“你个大骗子,当初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跑了。”

李大年悻悻一笑,只觉没法解释,扫了一眼屋中之人,除了外婆与几位伺候她的欧阳家子弟之外,还有一个头发灰白相间,一脸严肃,颇具威严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此际正一脸阴青的瞪着李大年,目中似乎有些许的杀意。

李大年没来由打了个激灵,有些纳闷自己这个杀神当初见了许从戎都不怵,为何却在这人面前有点胆寒?笑嘻嘻的冲欧阳蓉一拱手,“外婆好,孙儿来给你请安了。”

欧阳蓉和颜悦色的笑了笑,“好外孙,吃了吗?”

李大年点点头,“吃了,姨姨做饭的手艺好着呐。”

欧阳蓉又道:“大年,你跟芷蝶认识?”

李大年玩味一笑,瞟了当初在床上已被他脱个精光,却没敢下手的程芷蝶一眼,道,“当然认识了,我和芷蝶是很要好的朋友。”

程芷蝶当即怨怒道,“我们只是朋友吗?”

李大年挠挠头,不敢接茬。

这时那坐在客椅上的中年男人冲欧阳蓉一抱拳,问道,“欧阳家主,这个叫李大年的小子,真是你外孙吗?”

欧阳蓉点头道,“自然是了,当初我大闺女的事情,程法长也该略有耳闻,这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再来往,前些天才与我这宝贝外孙相认。”

李大年瞅着那中年男人一愣,暗道一声怪不得,汉国法长可是权倾朝野的主儿,在偌大的汉国,一句话就能地动山摇,自己这个神武门门主在人家面前,就是一只能被随时踩死的小蚂蚁,不发颤行吗?

预感到事态不妙的李大年赶紧冲欧阳蓉再次一抱拳,“外婆,既然您跟领导谈话,我就先出去了。”

不等欧阳蓉答复,李大年脚底抹油,转身开溜。

还没出门,胳膊却被程芷蝶拉住,“李大年,我第一次来药神谷,你不带我转转么?”

李大年稍一错愕,回过头眨眼笑了笑,顺带看了一眼那位脸色从阴青变铁青的法长,搪塞道,“芷蝶,我也没来几天,对药神谷还不太熟悉,你让别人带你转呗,我还有点事,陪不了你!”

Tagged